随着朝阳缓缓升起,国旗在Tall Hermann 高塔上空飘扬,这座城市的居民们在喧嚣中穿过老城广场,开始一天的工作。

就是在这片老城广场上,世界上第一棵圣诞树于1441年在此树立。这棵树被架设 在篝火之上,人们围着它翩翩起舞。在现代,老城广场上的冷杉沐浴在柔美的烛光和一 年一度的圣诞集市的喧嚣中,集市上,兴高采烈的商贩们兜售着各种 各样的圣诞美食。

在老城广场上,你可以找到欧洲最古老的仍在营业的药店,它成立于1422年。那时 候生病的市议员也曾在这里购买风干的青蛙腿、虫皮和黑猫血。现在,这家药店仍出售比较传统的药物,同时也出售以古法制作的杏仁蛋白软糖。这种软糖在塔林和吕贝克都有大规模生产,但这两座城市都 是于1806年即开始出现于历史记载中。

老城

“老城日”活动于六月初在汉萨同盟古城塔 林举行,这是一个鲜活的实例,证明了中世纪的黑暗实际上也曾多姿多彩—可闻, 可见,可以细细品味。骑士比武、吞剑表演、集市和演讲,无所不有。有人会吹起 风笛,穿着长裙和紧身上衣的少女会邀请你试戴毡帽,而穿着皮革的铁匠则刚刚制作完成一架庞大的吊灯。

中世纪,哨兵在晚上 九点吹响号角,这时候,城门关闭,酒吧打烊。而在现代,塔林的夜生活在此刻才刚刚开始。餐厅、酒吧和夜总会中人头攒动。海外游客会发现我们的啤酒非常便宜,我们的夜总会非常现代,而我们的服务非常迅速和友善。大部分消费都可以用信用卡付账。如果你想要上网冲浪,几乎每间咖啡 馆和酒吧都会提供无线信号。

来自每个国家的游客都会在塔林寻找到一 些他们熟悉的东西。爱尔兰人可以找到黑啤酒,意大利人可以找到披萨餐厅,而俄 罗斯人则可以找到他们想要的小酒馆。在这里,招待的衬衫 穿在皮带之外,盖住他的长裤,而伏 特加酒就如冰凉的涓涓细流,缓缓流淌。来自非洲的游客会 发现是莫桑比克厨师在为他们掌勺,手中 拿着的正是他们最爱的辣椒粉和大蒜。

塔林文化人文

塔林的现代文化中包含了蜚声国际的翻译家、电影导演以及艺术家的名字。塔林是波罗的海地区最富盛名的电影节—“黑夜” 电影节的举办地,在当地被称为PÖFF。 我们的爵士音乐节Jazzkaar,贝吉塔修道院的歌剧节以及塔林国际风琴节也同样非常出名。

指挥家Neeme Järvi出生于塔林,还有很多世界知名交响乐团的首席指挥也出生于 此。现代音乐领域最受推崇的人物之一, Arvo Pärt就是来自于爱沙尼亚的一个叫做派德的小镇。如果你在大街上看到一张非常熟悉的脸庞,你并没有看错—超模 Carmen Kass也是一位爱沙尼亚女孩。

另外还有一位带着头盔,留着长长大胡须的塔林人,我们还没有提到。他的名字叫 做Vana Toomas(老托马斯),是这座城市的守护神。我们可以在老城广场市政厅 风向标的顶端找到他的身影。自1530年以来,他就坚守着自己的岗位,是整座城市中最为人熟知的人物。

塔林观光

在塔林,值得参观的地方包括建造在石灰 岩高台之上的KUMU现代艺术博物馆。或者,你也可以来到位于城市边缘的Rocca al Mare露天博物馆,惊叹于爱沙尼亚农民的建筑技艺。在数个世纪以前,他们仅凭借一双肉眼就建造出比例完美的不带烟 囱的房屋,就如同在大学中学习过黄金比例。

当然,Kadriorg宫殿(Kadriorg意为凯瑟琳谷)也是必到之处,沙皇彼得大帝正是将此处赐予了凯瑟琳二世。

如果你正好在歌唱节期间访问爱沙尼亚, 你还会发现一些非常具有爱沙尼亚特色的东西。试想一下,二万五千人站在同一个舞台上和所有观众一起歌唱将会是怎样的一个场景。 在最盛大的活动中,歌者人数能够达到十万人左右。如此多的人们同心庆祝,使精神升华并触发我们的情感,我们中的大部分人也许一生就此一次体验; 当然,除非你在下一次歌唱节的时候又回到这里。